媒體視點

興國重器 | 工程机械行業領軍者徐工集團:未來10年進入世界前三

  “十三五”規劃提出,要加快建設製造強國。世界經濟充滿挑戰,作為“立國之本、興國之器、強國之基”的中國製造企業,將如何积極應對,怎樣通過創新驅動、智能轉型、綠色變革,實現大轉型、大突破、大發展?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即日起推出特別策劃《興國重器》,今天請看第一篇:《工程机械行業的領軍者——徐工集團》。


徐工集團董事長王民接受記者專訪


  在徐工集團智能化裝載機製造基地,記者看到,將近17萬平方米、相當於24個足球場大的廠房裡,下料、結構、總裝等生產工序一氣完成。高度自動化、数字化的操作車間中,機器手在空中揮舞。作為世界工程机械最大的聯合廠房,這裏可以年產2000台大噸位裝載機。在世界經濟低迷大趨勢下,“大塊頭”徐工如何調整方向、實現突圍?徐工集團董事長王民接受了記者的專訪。


  記者:創造了“爆髮式”增長模式的工程机械行業曾經是中國製造業的範本,但國內工程机械行業從2011年就開始走下坡路,已經過去的2015年,總體也不樂觀,您壓力大嗎?

  王民:確確實實現在是一個低迷期,我做了16年的董事長,這個困難我沒遇到過。1999年做的時候,遇到一個困難時期,但現在的困難我認為比那時候還大。


  記者:在這樣一個整體不景氣的大背景下,徐工集團喜憂參半,喜在哪裡,憂又在哪裡?

  王民:喜就是產品結構的調整、國際市場的布局都有成效,已經開始樹立起自己中高端的形象。憂的是整個行業和市場的需求在減少,國際市場需求也在減少。使得靠規模靠總量提升效益,受到一個很大的影響。


  記者:有人認為,國內企業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如何提質增效。您怎麼看?

  王民:儘管我們的質量和技術水平都已經上到一流水平,但是我們過去只注重國內市場不太注重國外市場,只注重市場賣產品不注重服務,只注重品牌的影響力和知名度,不注重美譽度,所以我們產品價格現在還達不到一流企業的價格水平。


  記者:您有一個“珠峰登頂”的理論,就是越快到頂峰,越需要付出更大努力。對於已經處在世界工程机械行業高端位置的徐工集團來說,這個“頂峰”是個什麼概念?

  王民:我們在和卡特彼勒、小松這些跨國企业直面競爭的時候,我們在一些高端的零部件上,以及對產品的全面理解上還存在一定差距。所以說,現在轉型升級確確實實不是一蹴而就的,但是到了關鍵時候,不轉型不升級就活不下去。


  記者:現在,我們國家在大力推進“一帶一路”發展戰略。其實徐工集團布局海外市場相對還是比較早的。我看到最新的統計報告,徐工巴西製造基地正式運營已經一年半了,2015年,在全行業經濟效益下降30%的情況下,徐工巴西製造基地實現了10%的逆勢增長,成績喜人。在走出去開拓海外市場方面,您的目標是什麼?

  王民:預計(去年)海外收入大概80多億人民幣,約能佔到營收的15%左右。像一些國際大企业,他們的海外收入應該都在百分之六七十、七八十甚至更多,所以我們還是剛剛開始。我的目標就是用五年左右時間,就是“十三五規劃”期間,徐工有一半的收入要來自海外。


  記者:您很樂觀,除了對徐工產品的自信,您覺得推動徐工未來發展的動力還有什麼?

  王民:要想使這個企業可持續,能夠達到頂峰,需要在內生機制上給它注入活力,給它轉換新的動力。這個動力就是中央提的要進行混合所有制的改革,然後引進戰略投資者。這個改革比給徐工投幾個億,幾十個億都要重要,因為它爆發的能量是巨大的。


  記者:去年5月《中國製造2025》規劃發布,這是我國實施製造強國戰略第一個十年的行動綱領。作為行業的領軍企業,您對徐工未來十年的規劃是?

  王民:2025年,也就是十年之後徐工要穩穩站在前三位。我認為進入前三位就應該是世界最優秀的品牌之一,也是世界工程机械頂級俱樂部的優秀成員。那時候中國製造真的被世界用戶所喜愛,徐工的目標、理想就實現了。


中央台副總編輯姜海清(右)在徐工集團採訪


  從1989年集團成立至今,徐工集團在二十多年間內,實現了年營業收入從3.5億到1000億元的歷史性突破。今天,徐工移動式起重機規模和技術水平已躋身全球第一,並在德國、巴西、美國等地擁有製造基地,海外收入突破23億美金。構建了覆蓋五大洲的營銷服務網絡,產品已出口到全球173個國家和地區,“徐工”品牌出口總額和企业海外收入持續保持國內行業第一。深耕核心科技、落子海外布局,以徐工為代表的中國工程机械製造業,正在通過轉型升級撬動全球市場,實現製造領跑的產業涅槃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